我的翡翠卖得“贵”,因为我有理!

澜玉是一个翡翠爱好者,同时也是一个翡翠商人。在商言商,古人语“无商不奸”,自从做翡翠那天起,经常有客户来喊:“你家翡翠贵了”、“XX家同样的东西既便宜,个头又大”等等。这就牵扯到每个人的价值观的问题,虽然都是一个贵字,但是对于不同的人理解的意识是完全不同的。

有的贵是理解不了的贵:

澜玉有一个朋友,是卖奢侈品的,人自称在法国,看朋友圈里净是些看不懂的高端货,有一天我特别好奇的问她,买你那里东西的客户是不是都是脑子有问题的暴发户啊?

她问为什么,我说你看这些包,卖好几万一只,买一个仿的可能只需要十分之一的价格,或者买一个不知名的品牌,这个价格也可以买到同样品质的了,所以在你这里消费的客户不是脑子有问题的暴发户是什么?

她跟我说,澜玉啊,你看到的只是自己多花钱那一部分,所以就觉得不值,但是在我们眼里看你们翡翠买得也不值啊,就拿这些奢侈品来说它,你看我背的这个包,已经6年了,看起来还和新的一样,五金一点也没有褪色,如果我保养得当,它还能再用许多年。而那些便宜的包,往往半年到一年左右得换了。

从这方面来讲的话,它虽然一次性投入的成本高,但使用的时间会摊薄成本,要这么说的话,咱们翡翠传下去几十年上百年肯定都没问题,要这么算每天成本都接近于0啦。所以当你觉得它贵,是因为你对它的价值完全无法理解,所以才觉得贵。

有的贵是买不起的贵:

因为买不起而觉得贵这很正常,比如说有人说澜玉我卖你一架波音777客机,给你便宜点,只要508万一架,你看哥像是?

帝王绿翡翠我也喜欢,可是买不起,我只能坦承的说它太贵。

前几天马未都做节目说自己当年错过了一只乾隆珐琅彩大碗,80年代就在上海的友谊商店里卖3万块钱外汇券,合6万人民币,错过了之后,现在至少值一个亿,有许多人都替马先生叹息,这么大一个漏没有捡到,其实,无论是当年的6万还是现在的一个亿,本质上都是一样,就是它跟绝大多数人都没关系,在那个时代都相当于天文数字,因为它超过自己的购买能力,所以这种贵就是买不起的贵。

有的贵是不了解的贵:

总有一些朋友问为什么翡翠这么贵,大家都肯定知道是物以稀为贵,但是稀少的东西有很多,却不是所有的都会有价值。

比如说翡翠贵,一方面是因为它确实非常的稀少,获得得十分不易,另外一方面是它本身也足够漂亮,受人喜欢。同样都是翡翠,糯种的镯子几千一条,冰种的好看点都要上万,有人就喊上万的镯子太贵。他其实并不知道,为了这一块南红,是从多少原料里挑选出来的,为了得到它,别人为此付出了多少。

都知道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,这本身就是要学会如何去区分好人坏人,认识好货差货的过程,其实那东西天然就长在那里,所有的标准都是人为制定的,所以识货的人必须要知道这个规则,否则在他眼里就会看什么东西都贵。

有的贵是无法接受的贵

无法接受的贵在我们生活中出现的频率很高,我们经常能遇见,比如说超市里的矿泉水一块钱一瓶,送到火车上就卖你五块钱,跑到景区里就卖到十块钱,弄到了高级酒店里可能就卖50块钱一瓶。其实你要说五十块钱谁都有,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甘心花这笔钱,尽管他身体可能已经非常渴了。

在翡翠里这种情况也非常多,不说那些我们本来就可以避开的景区陷阱消费,就说我们避不开的涨价。自老三就有次相中了一颗戒面,准备周未去拿,结果到了那边人家告诉我,不好意思,这几天行情又涨了,您得再给我加钱,虽然钱不多但这钱我肯定不甘心花,所以这事就黄了,结果等真到入手了同等级的戒面时,足足多花了两倍的价钱。我事后反思,不能全怪奸商不仁,也是我自己没有用长远的眼光去看待事物的发展。

所以当我们今后再觉得一件东西比较贵的时候,也请认真的反思一下,到底是它超过了自己的够买能力,还是自己不了解它的真实价值,其实精品的东西,在任何时候都是同行里的价格顶峰,我们是否有足够的眼光去预见它未来的价值起伏,可惜这世界并不能穿越看到若干年以后,不然每个人都是人生赢家。

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舍不得孩子肯定套不来狼。当然更多的情况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不然捡漏就不会成为那么多人做梦都想发生的事情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